托起夢想的翅膀——寫在汶川特大地震五周年之際
 
 【關閉】 【打印】

分享按鈕


      ◎5年,在歷史長河中只是一瞬。

  ◎但這5年,汶川地震災區,變化之大,又恍如隔世。

  ◎巨大傷痛,刻骨銘心——8萬多人遇難、失蹤,1500多萬人無家可歸,1000多萬人心理嚴重受創。

  ◎災后重建,史無前例——8000億元資金投入,10多萬人前赴后繼,科學重建,再造輝煌。

  ◎夢想之路,灑滿陽光——災難極重的四川,全省生產總值4年翻一番,地方公共財政3年翻一番,城鄉居民收入快速增長。

  ◎這個往昔的災難之地,正托起夢想的翅膀……

  力量——滿目瘡痍的廢墟,變成鳥語花香的景區;曾經被救援的對象,今天成了救援的英雄……有一種深沉的力量,為夢想插上翅膀

  初夏時節,汶川縣三江鄉河壩村,滿山的獼猴桃花開爛漫。

  趁著天氣不錯,村民們一大早就上山采集公本花,晾干,下午再對母本花授粉。這活兒很辛苦,但只要授粉了,就肯定能結出果實。

  花兒孕育著新的生活、新的希望。

  村民費春富說,他家的獼猴桃每年能收入4萬元,農家樂每年純收入5萬多元,再加上打工收入,全家一年收入有20萬元,不但早還清了重建房屋所借的10多萬元貸款,還新修了一棟200多平方米的房子,準備下半年開飯館。“住房漂亮了,環境優美了,腰包鼓起來了,大家的精氣神完全不一樣了。”談起這5年來的變化,河壩村黨支部書記姚富榮言語間洋溢著喜悅。

  5年間,汶川縣地方生產總值年均增長28.2%,地方公共財政收入年均增長55.3%,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農民人均純收入分別年均增長17%和23.7%……

  數字的背后,曾經的極重災區到底發生了怎樣的變化?

  “汶川人的夢想增添了新的內涵。”汶川縣委書記青理東的回答簡單明了。

  特大地震前,汶川人更多追求的是衣食住行等物質生活的提升,經歷了大地震特別是災后重建這些年,“生態環境的優化,生活環境的安全,生活景況的安順,這些,構成了汶川人的新夢想。”青理東說。

  人們無法忘記,5年前的那個中午,山塌了,路斷了,房倒了,親人走了,家沒了。

  一方有難,八方支援。靠著黨和政府的果斷決策,靠著億萬雙手的堅強扶持,靠著自己勤勞的雙手,汶川地震災區實現了山河再造,重獲新生。“災區變景區,家園變花園,農民變居民”——如果不是有意保留下來的地震遺址,已很難想象,5年前那場天崩地塌的大地震,就發生在這里。

  八方有難,汶川支援!——重生的汶川人喊出了響亮的口號。

  4月20日上午10時,蘆山地震剛過2小時,兩支共100人的專業地震救援隊伍就集結完畢從汶川出發了。另外124名沒有接到任務的受訓志愿者,聞訊后也跟著一起向蘆山邁進。

  蘆山縣龍門鄉古城村李家溝組受災嚴重。在這里,這支受過國家地震救援隊廢墟救援訓練、善于高山攀爬、攜帶專業工具和移動醫療車的救援隊伍搶救出重傷員3人,處理轉移輕傷員56人,還幫居民搶出貴重財物和糧食……

  幾年中,這支救援隊伍還先后到過玉樹、舟曲和映秀泥石流等救災現場,他們要用自己的力量回報全社會對汶川地震災區的無邊大愛。“我們的隊員以民兵為主,還有醫生和心理專家,每年都要演練。八方有難,汶川支援,這是汶川人民的感恩方式。”汶川縣救援隊指導員、縣武裝部政委梁雪東說。

  多難興邦,是因為災難磨礪了不屈的力量。

  3年重建中,平均每天有1所醫療機構、3所學校、1700多套住房建成,平均每月有200多億元重建資金投向災區、700多個重建項目破土動工,平均每年有上萬援建者奔赴一線……

  鳳凰涅槃,是因為有一股深沉的力量,為夢想插上了翅膀。“不去看看,心里不踏實。”如果不當班,東汽大型二分廠轉子班班長歐國坤晚飯后都會到車間里轉轉。

  5年前,母親在地震中遇難,但為了恢復生產,他顧不上尋找母親遺體,把悲痛深深掩藏,就投入到緊張忙碌的工作中。現在,他已成為廠里技術水平最高的操作師。“我的最大愿望,就是把我的技術傳給大家。”他說,與國際同行相比,東汽在轉子技術方面還有很大差距,“但我就是想通過自己的努力,和大家一起提高產品質量和競爭力,為提升國家力量盡一點力。”

  制度——巨大的災難,震碎了人生的軌跡和夢想。有一種充滿生機和活力的制度保障,讓生命再續輝煌,讓夢想張開翅膀

  一場特大地震,改變了許多人的人生軌跡。

  37歲的北川縣中醫院醫生唐雄就是這樣一個人。

  在被廢墟掩埋139個小時后,唐雄終于獲救。很快,他提出了入黨要求。

  這是一個特殊的時刻,獲救僅僅10天后,他在去北京治療的火車上,接到了批準入黨的通知。

  30多位專家會診,仍然沒能保住他右腳的前半個腳掌。然而他心存感激,2009年5月,他不顧醫生的建議,硬是拄著雙拐來上班,在板房中為來自山東的援建人員看病。

  今天,他工作的地方已變成嶄新的樓房。2011年元旦,他搬進了新居,活潑可愛的女兒今年已經3歲。

  如果不是親身經歷,無數像唐雄這樣獲救的人,從來沒有想到會有那樣一種制度,使得那么多專家來診治自己,那么快有一個新家,那么快有一個更好的工作環境、生活條件、發展機會。

  在汶川縣映秀鎮公墓區,73歲的“守墓老人”胡建國如今已經不再守墓。但每天早上,他還會站在山坡上,端詳著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小鎮。

  在這個四面環山、兩河匯流的一平方公里場鎮上,川西民居、藏寨風情、羌式建筑交錯相融,現代風格的場館、寬敞平整的街道緣河延伸。震中映秀從遍地廢墟到美麗新城的巨變,讓胡大爺感嘆,這5年,真是恍然如隔世。

  胡建國老人說:“房子震壞時想,有頂帳篷就滿足了;有了帳篷之后想,有間板房就好了;有了板房之后又在想,我活著的時候還能不能住進新房……就是沒敢想映秀鎮能像今天這樣好看。”

  是一種什么樣的制度,充滿生機和活力,帶來了這一仿佛穿越時空的奇跡?

  “東莞,映秀”、“惠州,三江”、“湛江,龍溪”、“肇慶,克枯”……前者是廣東地市,后者是汶川鄉鎮,是一個地市幫助一個鄉鎮的“對口援建”,把這些本來毫不相干的地名聯系在一起。

  今天,“對口援建”雖已經結束,但對口的關系卻牢固似鐵,難以斬斷,仍在改變著許多人命運的軌跡。

  青川縣沙洲鎮幸福村村民莫懷玉把6畝多土地都種上了油橄欖。去年,雖然只有一部分樹木掛果,就收入了6000多元,今年他預計能過1萬元。

  這個沒讀過幾天書也沒什么資本的農民,之所以能這樣樂觀,是因為他有一個堅強的“靠山”。

  原來,浙江省在對青川縣的援建結束后,針對該縣農業發展出臺了一系列長效幫扶計劃。他們不僅提供資金,還幫助技術培訓和開拓市場。像莫懷玉一樣,已經有8000多人次聽過專門從浙江來的專家教授講課。

  如果說特大地震帶來的是一場特殊的戰役,那么決定這個戰役最后勝利的,就是看指揮員能不能機動靈活運用戰略戰術,打破常規而不是墨守成規。

  地震中,都江堰市12萬戶農民受災,近8萬戶房屋倒塌或損毀,災后重建需要資金100多億元。即使有對口援建,對一個縣級市來說,這也是個無力負擔的天文數字。

  改革,是破解災后重建和發展難題的鑰匙,統籌城鄉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適時出臺。

  王全,都江堰市大觀鎮茶坪村農民,是這場改革的第一批受益者。他拿出得到確權的宅基地,一位城市投資者出資,按規劃設計要求建房,按政策辦理權屬分割。房屋當年竣工后,兩戶建筑面積共計400多平方米,其中王全分到238平方米。

  今天,王全寬敞明亮的獨棟洋房布置一新,沙發、茶幾、液晶電視等一應俱全,自來水、天然氣都已接通。他除了一家人居住外,還拿出剩下的房間交給村合作社參加連鎖客棧經營。他家養的豬、種的菜,也成為“鄉村酒店”餐桌上的美味佳肴。“以前聽老人們說,1933年松潘大地震時,到處是餓死人、凍死人的慘狀。剛地震的時候,我也常常害怕,沒想到兩三年,這里就建得比以前還好。”住在汶川縣三江鄉步行街上70多歲的老人楊秀華說。

  奮斗——夢破碎的地方,總有百折不回的勇士。萬眾一心,不畏艱難,不懈奮斗,托起讓夢想騰飛的翅膀

  5年,1800多個日日夜夜,震塌的大山重新披上綠裝,破碎的夢想又回到人們的心上。

  山坳里的青川縣東河口村,永遠地被震塌的山體埋在地下100多米深處,全村780多人遇難,一半多的人沒了。

  遇難者紀念碑上,村民何先通親人的名字密密地排了一列。地震時,他正在外省打工。“兒子那時在成都上學,沒的事,要不我真的沒啥子活頭了。”他說。

  他的新房子面對著老東河口村——現在是東河口地震遺址公園,保留著震后原貌,蒼涼寂靜。

  故土山河變了樣,但年近50歲的老何地震后再沒離開這里,他想守著家園的遺址,靠近逝去的親人。

  他開了間小賣部,專門出售地震紀念品和祭奠菊花。

  小賣部開在路邊,總有來往的人問。剛開始,老何話不多,也不會笑,一提到地震和過世的親人,就禁不住地哭,聽的人也陪著掉淚。

  大災難的重創,使得生命之花凋萎,鮮活夢想破碎。

  堅韌的汶川災區人,并沒有因此而消沉。

  地質專家說,東河口位于龍門山地震斷裂帶末端,不適宜居住。有些人搬走了,但老何不肯走,每天在他的小賣部里向參觀者一遍一遍地講述。

  除了開小賣部和種地,打定主意不走的老何還陸續貸款買了摩托車和汽車,給村上出遠門的人包車。他說想再多掙點錢,早點把貸款還上,還想給兒子辦場婚宴。

  今年,老何殺了兩頭豬,做了800多斤臘肉臘腸,在新建的兩層小樓過道里擠擠挨挨地掛著。老何指著說:“地震以前我家每年也做這么多肉,生活就算恢復了嘛!”

  時間撫慰了老何心頭的創傷。同樣,當重建完成、霧霾散盡,明媚陽光重新照在曾經污染嚴重的水磨鎮時,居民們有了新的夢想。

  水磨鎮,這個今天碧水藍天、羌樓櫛比、風景如畫的地方,地震前曾是汶川的工業重鎮。60多家高能耗、高污染企業,使得這里空氣混濁,污水橫流。“來到水磨,給我印象最深的,不是震后的破敗景象,而是觸目驚心的污染。”佛山援建工作組組長劉宏葆曾這樣形容他初進水磨的感受。

  援建組經過調研,最終決定借重建的機會對水磨進行產業轉型升級,挖掘當地藏羌文化旅游特色,讓水磨脫胎換骨,變工業鎮為生態旅游鎮。

  2010年,少小離家的應堂輝回到了家鄉水磨鎮,在新開發的古鎮特色步行街上開了家飯館。他是個廚師,從給人打工,到自己開飯館,雖離家不遠,但就是不回來。

  重建的水磨改頭換面了,來旅游的人越來越多,有時旺季碰上周末,進鎮的私家車能排到一兩公里外。應堂輝的飯館也跟著火起來了,光2012年就掙了300萬元。

  眼下,年過半百的應堂輝又有了新的夢想,他要把特色小吃豆花和當地悠久的養生長壽文化結合起來,開一家長壽生態豆花坊。

  夢想的種子,在適宜的環境中,就能發芽、生長。

  在北川,一位鎮黨委副書記的夢想,就是用自己的行動來幫助鄉親們實現夢想。

  34歲的唐祖華5年前還是大水村黨支部書記兼主任,特大地震期間,曾多次帶領專家組、部隊進出唐家山考察與搶險,因貢獻突出而被破格提拔為曲山鎮副鎮長。

  5年間,山河破裂的曲山鎮,舊貌換新顏。但唐祖華和他的同事們卻依舊十分忙碌。

  幾年來,通過就業培訓和產業扶持,石椅、恩達等羌寨發生了很大變化,淳樸、勤勞、勇敢的羌族群眾正以新的面貌出現在世人面前,一批批經過技能培訓的羌族婦女,走出大山,在北京、上海、成都等地做起“家政月嫂”。“群眾現在有了居住的地方,但就業、生活還需要提升,年青一代要有一技之長,要有感恩之心,回報社會……”唐祖華快人快語,透著干練。

  時代發展,夢想起飛。

  汶川5年,正是中華民族矢志不渝實現中國夢的真實寫照。

  國家力量,制度優勢,人民奮斗,共同托起了夢想的翅膀

版權所有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.??安徽省四川商會 ??
電話:0551-62671996 傳真:0551-626671996 地址:合肥市包河區望江東路299號格林豪泰酒店停車場2樓

皖公網安備 34011102001175號
技術支持:銳志傳媒

新疆时时彩大奖